2017级新生军训第二期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3日 作者:   消息来源:学工办    阅读次数:[]

驰教战也

——记古风中南之军训

金秋九日,云集八方,四海之生徒聚于学府,望春之梦,怀远之志。辞于过去,怀于憧憬,奋然至于诸目教战之中。虽已过立秋,然暑之余烈犹累诸生,乘坚之意,以一中人之自责固练。教官亲范,生熟之学,无不精细。方队整齐,精神盈满,步履矫健、号正声寥。

教战培吾苦也。砺吾之志,锤炼吾之形体。苏轼言:“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岂止有带甲万钧之责胜于吾辈,亦有所经历万仞之艰胜于吾辈。是吾告成只顾眄于志者,成功之门独于志者而开。

教战筑吾训之。教战令吾知矣何为令,所当为者何不当也,在教战时必无不从教者命,从教官也。教战,磨自之迹也,吾不能坐受微苦乃止,更不可以教之严终。于烈之操场立军婺,痛者,但须执定。重叠枯乏味之动,句句不讥举之命,每每必然诺之言

教战铭吾心之。教战虽苦,然皆不能使吾辈却,吾欲固己之心,以胜自,以超自,挑战自而坚。吾生总有挚之物可藏,须臾之教战,使吾得军之志,铭骨之记,此记乃心中至宝也。

于日照之中,见者教官之状,见者诸生之颜,无畏无惘。一日之教战讫矣,数日之教战方始。欲每一学皆能终,不惮艰难,共展吾中南之风矣。

二营七连三排 黄冠文

指导员 郭毅


绿营情怀专栏

军人这一词汇与我们的距离即接近又遥远,接近是因为我们常常听到这一词汇,遥远是因为我们还未当过军人。

自幼我就想当一名军人,那是因为我在电视中看到的军人是在战争中保家卫国,抛头颅,撒热血的铮铮男儿。可是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意识到战争是残酷的,我们应该维护和平,不要战争,可是那军人呢?我困惑了,后来我看到了地震中军人的身影,我想到军人还可以救灾,但是此时军人已经不是我想当的。

直到我参加了军训,一开始我不由得抱怨军训的枯燥,无意义。但随着军训的进行,随着我一次次咬牙坚持直到休息,我明白了军人就是这样,严守纪律,绝对服从,严格要求自身,时刻准备为人民服务。无论是战争年代的军人还是和平年代的军人,他们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战士。

雪域高原有人默默巡视界碑,梅里雪山的金丝猴刚好爬上树梢;除夕夜有人噙着泪水守卫万家灯火,西藏的山鹰一直在盘旋在山顶;大漠深处有人在与战友出生入死,尼泊尔的背包客在火堆旁饮酒;有一些风景我们永远欣赏不了,有一些感觉我们永远体会不到,虽然我可能成不了一名军人,但是至少我经过这次军训由衷地敬佩军人。

二营七连一排 吕博

教导员郭毅



打印】【收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