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嘉忆:神游在数理逻辑领域的“独行侠”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9日 作者:唐夏   消息来源:教务处    阅读次数:[]

9月16日,美国芝加哥大学数理逻辑学术会议上,云集了来自欧美的许多数理逻辑专家、学者,大会邀请了十二位专家、学者做学术报告,我校数学科学与计算技术学院08级本科生刘嘉忆作为亚洲高校唯一一位代表在会上做了40分钟报告,报告了他在数理逻辑方面的研究成果,席间,与会专家对这位来自中国的80后投向了赞许的目光。   

 

一篇论文引发的反响

 

 

 

 

 

今年5月,由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和浙江师范大学联合举办的逻辑学术会议在浙江师范大学举行,还是大三的刘嘉忆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并做了题为“ Ramsey theorem for pair as second order arithmetic statement does not imply Weak Konig Lemma”的报告,会上,刘嘉忆报告了他对目前反推数学中的拉姆齐(Ramsly)二染色定理的证明论强度的研究。这是由英国数理逻辑学家Seetapun于90年代提出的一个猜想,十多年来,许多著名研究者一直努力都没有解决。刘嘉忆的报告给这一悬而未决的公开问题一个否定式的回答,彻底解决了Seetapun的猜想。语惊四座,与会专家对眼前这个小伙子刮目相看,由于交流时间紧,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两位教授来不及完全相信其证明的正确性,只是鼓励他继续研究。但他已是倍受感动和鼓舞。  

好消息随即而来,6月,数理逻辑国际权威杂志《Journal of Symbolic Logic》的主编、逻辑学专家、芝加哥大学数学系Denis Hirschfeldt教授发来了论文评审意见,信中说,“我是过去众多研究该问题而无果者之一,看到这一问题的最终解决感到非常高兴,特别如你给出的如此漂亮的证明,请接受我对你的令人赞叹的惊奇的成果的祝贺!”同时,Denis Hirschfeldt教授高兴地将刘嘉忆的研究介绍给了其他几位同仁和专家,他们一起审读,反复商讨,如同发现了新大陆。Denis Hirschfeldt教授对文章中几处小细节进行了简化,附上他修改后的版本,告知刘嘉忆可以任意使用。这对刘嘉忆来说又是一个莫大的鼓励。  

说起解决这一问题要追溯到2010年8月,酷爱数理逻辑的刘嘉忆在自学反推数学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这个问题。与此同时,他通过阅读大量文献,发现不少学者在证明Seetapun的猜想,越发对此产生了兴趣。2010年10月的一天,他突然想到用之前想到的一个方法稍作修改便可以证明这一结论,心脏都快蹦到嗓子眼了,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兴奋,他通宵达旦地把这一证明写出来,投给了《Journal of Symbolic Logic》杂志。于是就有了开头一幕。  

伯乐识才,从本科生到博士生

 

 

 

 

 

发现刘嘉忆,还有一段佳话。今年7月初,著名数学家、我校博士生导师侯振挺教授在一个学术会议上,遇到南京大学数学系博士生导师、数理逻辑专家丁德成教授,丁教授很兴奋地告诉侯教授,“你们中南大学出了个好学生!”之后介绍了这个学生在数理逻辑领域的研究成果,侯教授听后,立即拨通了数学院主管学生的副书记陈海波教授的电话,然而查遍了数学学院学生档案,也查无此人。纳闷、疑惑,侯教授根据刘嘉忆的电子邮箱地址发出了一封邮件,很快收到回信,原来,刘嘉忆是我校08级应用数学专业学生刘路,“刘嘉忆”是他向国外杂志投稿时用的名字。  

侯教授返校后,立即要求与刘嘉忆见面,谈话间,刘嘉忆向侯教授报告了他的研究方向,他对数理逻辑的兴趣和了解。侯教授听后十分高兴,心中随即有了一个想法,他想接收刘嘉忆做他的学生。刘嘉忆对侯教授的学问早已仰慕,此时的他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师徒俩已是相见恨晚。  

学院了解到刘嘉忆的情况后,千方百计地为他创造条件,鼓励他参加有代表性的学术会议,为他提供差旅费,他就像一只展翅的飞燕,翱翔于知识的海洋,他也因此接触和认识了许多国内外著名学者和专家。  

视才如命的侯教授几次约见刘嘉忆,共同探讨学术,并将他引荐给了中国科学院李邦河、丁夏畦、林群三位院士。侯教授说,一个本科生能写出如此高水平的论文,这样的人才不可多得。  

黄伯云校长了解此事后,立即批示刘嘉忆硕博连读,并指示相关人员要给他创造良好的研究环境。  

同学眼中的“路哥”

高挑的个子,一副眼镜,一顶棒球帽,背个双肩包,每天像上班一样,一早就去图书馆,有时可能要到下午才能见到人;背回来一大堆英文书籍,翻开一本,满是英文和符号,简直就是天书,这就是同学眼中的刘嘉忆,他们虽然不知道刘嘉忆看的什么书,但他们清楚,这小子肯定会干出一番成绩。  

偶尔也会打打游戏,但常常捧着那些天书看到深夜,计算到凌晨;上英文网站,下载英文资料,这是室友眼中的刘嘉忆。同学问他题目,发现他的思路与他人不一样,他甚至会用更简单的方法来计算或解释,有时一个公式就可以搞定,同学说他“牛”,称他为“路哥”。他们说,路哥很聪明,看高深的书,一定会有出息。  

教他课的老师也看出了他的不一般,给予他许多指导、鼓励和信心。教代数的刘庆平教授与他一起探讨一些数学问题;何伟教授在组合学课程中提及拉姆齐染色定理,这正是他几个月来冥想苦思的问题,从此,他更坚定了攻克这个难题的信心和决心。  

就这样,他成了一个游走在自己世界里的“独行侠”。除了数学,他还喜欢物理,但他权衡了一下,物理需要做大量的试验,需要成本,对一个学生来说还没那么多资金;他喜欢心理学,他曾设计了一组关于认知的心理实验,然而他更热衷于数理逻辑,他说等到他40岁以后再来做。40岁以前要攻数学!  

不苟言笑,内向,甚至有些腼腆,刘路更喜欢“嘉忆”这个名字,他希望自己能给人们带来美好的回忆。  

回国后的刘嘉忆又带来喜讯,他的另一篇投给《美国数学会汇刊》的论文在这次学术会议上获得威士康星大学、伯克利大学等几位教授很高的评价,不久也将公开发表。  

祝愿刘嘉忆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打印】【收藏】 【关闭